waiting.

很多好吃的枣,又甜又水。
去外婆家,回去一车回来一车,简直像扫荡一样。掰玉米,挖土豆,摘枣苹果梨,拔萝卜。他们很辛苦,我们偶尔做一次也累,老牛哼哧哼哧上坡也好累。万亿农民的日子,干不完的活,并无它法,这是我们生存的方式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2 )

© 黍黍落 | Powered by LOFTER